词海泛舟
新手上路
新手上路
  • 铜币111枚
  • 威望10点
  • 贡献值0点
  • 银元0个
  • 社区居民
阅读:3346回复:0

西安行,送你一个长安...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2-07-06 21:30
西安行,送你一个长安...

 
送你一个长安,蓝田先祖,半坡炊烟,幽王烽火,天高云淡,沿一路厚重走向久远。
送你一个长安,恢恢兵马,啸啸长鞭,秦扫六合,汉度关山,剪一叶风云将曾经还原。
送你一个长安,李白杜甫,司马长卷,华夏锦绣,天上人间,采些许诗意观照今天。
送你一个长安,美女江山,瘦燕肥环,灞柳长歌,恨海情天,摘一缕情丝告诫明天。
送你一个长安,西风残照,皇家陵园,唐风汉韵,辉煌惨淡,留一份清醒审视昨天。
送你一个长安,一城文化,半城神仙,长箭揽月,神鹰猎犬,借今古雄风直上九天。
送你一个长安,回首沧桑,一望千年,体味大唐,珍重长安,再加一份祝福还有祥云一片。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  偶然在广播里听到这首诗歌的选段,很有感觉,也勾起了我对西安的回忆。
  去年六月。毕业旅行。
  那阵子实习结束,赋闲在家三个多月。很多同学都陆续找到了工作,唯我仍是无所事事。加之专业证件没考过,心情也是有些许失落的。
  对前方的路途甚是迷茫,不知以后要做些什么。恰巧此时朋友来电说,来西安吧。这儿的天气很好。
  于是次日便出发了。那是唯一一次毫无计划的旅程。没有丝毫犹豫。
  朋友是在实习时认识的一姑娘,待人和善。因喜好相同,长时间的相处,彼此熟识后便自然的成为了好友。我的好友不多,平时联系也甚少。但有事只要言一声,定都会全力以赴。这已足矣。世上大多人终还是懂得将心比心的。这点我一直相信。实习结束告别时她说,我在西安等你。她知我喜好旅行,也知我定会赴约。
  晚上8时的火车,凌晨时,便有些困意了。夜里坐车之于旅途而言,很多时候都是一个煎熬的过程。但因知,此终点是开心的,所以便可坦然承受。想起十五岁那年的向往,是在书上看到的一段话:“我的理想就是存钱,存很多的钱,存到有一天我们可以买很大的包,装下我们所有的CD和理想,我们手挽手一起跳上火车咣当咣当。我们迷迷糊糊地随着人群下车,然后出现在我们喜欢的人的城市,就那么出现在自己想见的人面前。嘻嘻哈哈、热泪盈眶……”
  清晨六时三刻,抵达终点。小雨。刚出站,就被几个卖伞的围上了。可见这儿时代竞争十分激烈啊。我避开之后,一座城池映入眼眸。上面写着,欢迎来到古都西安。随即便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,打着伞向我走来。谈话间拿过我手中的行李,递给我一杯温热的豆浆。
  西安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很有古韵的城市。这儿的人普遍钟情古文物,喜好字画,文人墨客甚多。以前看手机美文时,觉得那些写文有意境的写手大部分都聚集在此地,也徒生一份好感。可能是阴雨天的缘故,天空并不澄澈,有雾气笼罩。或许是西安深沉吧,文人墨客太多,连天也附庸风雅。不过空气倒是很清新,让人觉得安然。
  但凡古都,都免不了有诸多城墙,秦砖汉瓦叠砌的城墙承载着长安千年文化的厚重。也记载了太多的刀光剑影,凄伧悲鸣。这是时代的刻痕,这是历史的印记,这是一幅古老壮丽的画卷,满幅都留下了浓淡的历史烟云。这是无法被时间的洪流所荡涤到清澈的东西。西安人每天穿梭来往于城墙之间,宛若行走在幽深漫长的时间隧道里。人们在现世生存中疲惫了,烦躁了,心胸狭窄了,便来这城墙上望一望,走一走,仰天长叹一声,顿时有纵横古今、穿越时空的浩然大气,心中的小恩怨小烦恼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  默默行走在城墙边,触摸着破碎斑驳的城墙,聆听这个古老城市的声音。
  西安是有历史的,但与上海不同。上海被张爱玲营造成一种颓废的繁华,隔着三十年代的月亮,依然觉得他小资小调。西安不一样的,很多年后,依然保留着盛唐过后的古典与大气,它的陈旧是另一种感觉的,大红大绿,大俗中的大雅。这种感觉,在西安的民俗工艺品中窥一斑可见全貌。
  我确定凡是有些小情调的女孩都会喜欢西安的民俗礼品。譬如:红楼十二钗剪纸、绘有古代仕女的鼻烟壶、唐朝贵妃娘娘用过的长指甲套、蓝田玉镯、宿命的定情之物鬼脸腰佩、烟红藏蓝的仿古小绸袄、马甲背心、迷离的陶埙、唐壁画摹本、女红、情人香袋……所有这些民俗工艺品,招摇而诱惑,摆在你的面前,你看着,会觉得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梦里华光溢彩着,似乎是从盛唐一路走过来的长安城,它繁华过、萧瑟过、美丽过。因此它在物质年代,依然保留着一个古老小城的多情,西安的风花雪月,是一种有别于上海小资的古典的情调,在俗中看得出一份历史沉淀的厚重。
  但凡提及西安,人们脑子里最先想到的定是兵马俑。当然亚洲最大的喷泉也是在这儿的。在西安住一住,会感到人整个清静了,杂念少了,对物欲不会大到贪得无厌。周围的朋友多是心善的,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走出来,帮你一把,不需要太多的防备与担心。这样,人活着就会轻松些。也许正是物欲上要求少了,文人才会一代代在西安的土地上生生不息。你在哪个城能见到字画堆得一墙多高,在西安的碑林就有,拓片一摞一摞,一墙一墙,看到这些拓片,真担心一阵狂风,拓片会如雪花一样漫天飞舞,飞得整个西安城都是。

  还想再次坐在那古老的城墙上,捧一本宋词,伴着细碎的微风。最好是微雨天或月夜,在朦胧里,酝酿着那一缕幽幽的古香。时光柔软,岁月清凉。
 
作者:清淡。
出处:有意思吧
u148.net/article/53223.html

 
 
 
 
 
 
游客

返回顶部